阿香

#2019对lo主的印象


请!

2019年11月起,这里的一切文章不开放转载,不开放借梗,不开放衍生,严禁改写,不接受我的任何一个故事被套进其他cp再写一次。

阿香:

这个号是一个博主的drarry囤积地。

为避免给自己和他人找麻烦,所有私人的东西都会转移到我的子博客 倾杯的酒神 ,有兴趣看我废话的小伙伴可以来找我玩。

本囤积点的文章都有分类(会根据需要进行规整),都可以在合集里面找到⊙∀⊙!

我嗑无差,哈德,德哈,这俩任何排列组合都嗑死我了,所以什么都写,什么都放,会标清楚,大家吃粮请注意区分。

如果因为自己未区分而“踩雷”,博主不为此分担任何情绪。

如果吃到不是自己以为的...

谢谢老父亲阿亚老师的黑箱!我好了!!!!

谢谢阿亚老师给我太阳一样的,没被擦伤或者永远不缺乏治愈力量的小哈利!

就不专门发大图了!哎!真开心!

不知不觉2000fo了,谢谢大家来这里看文。

之前没有觉得有什么该答谢的或者值得做点仪式感的,不过最近会觉得这是个很好的事⁽ⁿᵔᵕᵔⁿ⁾。

有朋友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在这条的评论里里面谈谈你理解的哈利或者德拉科。挑一个最投缘的小伙伴,写篇文(10000字以内的点梗)送出(德哈 哈德 无差都可以,可以是车或者别的)。最近在考试,应该在12月底或者1月初送出。

评论持续到这周五晚上12点吧!

一起drarry on吧!

16号留:其实大家都说的太好了吧!但是没有太多精力给大家都写,就找了一下子戳中我的邦迪老师😢

以后再一起写吧!

谢谢大家愿意和我讨论自己心里的哈与德!爱大家,谢谢!

谈谈哈利

其实我很喜欢哈利,是因为哈利是一个非常明快的人。

这不是说哈利就有多么阳光或者热烈,不是的。哈利当然也有阴沉痛苦郁结的时候,但是哈利很好的地方在于,他是个可怜的小孩,但是他身体里很坚韧的东西,明朗的东西,却并没有因此就消失掉。

我个人倾向于认为我们每个人对于人物的解读,一和我们是什么样的人,我们所期望的有关,二和我们自身的经历以及对环境的理解有关。

很多人说,有些人靠童年治愈一生,有些人靠一生治愈童年。但其实我的理解是,往往有着童年幸福的人,如果他们一生无恙,不存在在剧变之中,那么童年是可以治愈他们的。但是反之,童年就会变成一场巨大的骗局。而剧变之中的那些有过生活剧变的人,或许可以因为他们的内在铸就...

【Drarry】OH,YOUTH!(上/甜饼)

看了这个题目相信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梗XD没人不爱《致命女人》

35岁德拉科x18岁哈利,还在魔法世界

本质上依旧是练笔,毫无意义,就是玩梗罢了


1.

“和我约会可以吗?马尔福先生。”

该死的梅林——

德拉科攥掉那张家养小精灵新摆进来的花瓶上的字条,感觉自己真是要晕倒了。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九束花了。他用眼角瞅着那束……那是什么东西,这个年代了,为什么还会有人只送这种,单一的,毫无新意,一点意思也没有的红玫瑰?简直是个……是个……

他想骂一点什么,但是他说不出口,最后他只能组织语言,对干出这件事的人下一个高高在上的判定。

“一个毫无情趣,粗俗莽撞,对...

关于《TALK ME DOWN》

差不多七年前,我看了一篇《人鬼情未了》梗的同人,那篇最后,作者把死别写成了扎在人心口的一根刺。当时推荐的朋友告诉我,“这死别写得吊炸天”。

然后我看完,一边咂摸,一边感叹,一边嫌弃自己。

又几年,我看了很多死别的东西。都好。但是死别一直都是我不敢触碰的东西。因为太敏锐了。想写好太难了。这对文字的要求简直好像用糖浆画白描。稍不如意就要多出来,就矫情了,而少一点,就不再是惊心动魄的一场心碎。

关于爱人们的骤然离去,不能相见的痛苦,活的人继续生活的种种不知如何,太难诠释了。

我很多时候也会想起自己上初中的时候,亲人突然去世。后来我经常会写人受到大刺激的时候感到恍惚,什么东西都在你脑袋里慢半拍...

【Drarry】TALK ME DOWN (BE/短)

Summary:关于一个痛失所爱的人要如何面对自己,面对世界。甚至未来。

一方死亡。战后。 

不管怎么样,一切都会过去的。


1.

德拉科并不喜欢十月的伦敦。冷,潮湿。哪里都有一股衰败的气息。恹恹的。好像星期一的早上。

他不喜欢星期一。没有人喜欢。但是没办法,他依旧得在这个星期一的早上八点出门。

他现在住在麻瓜伦敦,一栋阳光充裕的房子。屋子里有八扇窗户,每一扇都在下午三点漏进阳光,让整个屋子好像一间盛着光的玻璃器皿。

他不喜欢这个设计。但他不排斥在光芒中迎接清晨。

这些年他养成了非常不错的生活习惯——在麻瓜中间。几乎算是个好邻居了。无论是隔壁的那对意大...

【德哈】Demain

╰(*´︶`*)╯这是最早也是我最喜欢的一篇啦!


飞天小熊:

Demain


2000年11月3日。


德拉科·马尔福大概很难忘记这一天,晴冷,天空像一块剔透华美的蓝宝石,阳光倾泻而下。


他站在马尔福庄园门前的台阶上,面对着他的家,紧闭的大门。


对了,现在得说他曾经的家了。


 


那场战争在两年前结束,人们的愤怒却好像从那时才刚刚开始,曾经生存在这个世界顶层的纯血们被一个个揪出来,拿放大镜找出他们身上每一丁点证明着他们邪恶的证据。


帕金森家的独生小姐被架上了火刑架,格林格拉斯家逃到...

【德哈】与学生时代的恋人再次表白意味着什么

大家好!这是我最最喜欢的写手横刀太太的德哈文!

也就是我们玲叽叽(◦˙▽˙◦)

(但是这个名字是我们很多年友谊的见证了!所以欢迎大家还是叫她横刀/刀刀/刀老师/刀太太!把玲叽叽这个名字让给我叫吧(◦˙▽˙◦)毕竟我就是想要在她的世界里特别一些嘛)

请大家来看看吧!

在我入坑之前,玲叽叽就开始写德哈了。这些年我看过各种文章,对我有着各种各样的影响,但是我没有看过任何人像她这样写作,或者是会把文章写得这样像风一样,却又有月光,湖水,深潭。我在她笔下看过最别扭的德拉科——不可一世,倔强,却又有着情感上的一点点不得不承认的捉襟见肘。

好的文章是那种,她不写他“爱”,他“不甘”,他“疲惫”,他...

写吧。目前的我,除了创作,一无所有。

© 阿香 | Powered by LOFTER